行业新闻

小Team可能是中国最小的广告公司,做了大大都广

来源:原创 编辑: 时间:2019-11-05 09:27
分享到:
4、选择把公司办公地点放在“幸福里”,是不是因为那边吃吃喝喝比较便捷?我看你们公司楼下的店除了咖啡馆、面包房,就是中餐馆、西餐厅还有什么地球美食剧场……

小Team:


小 Team 这 3 个人,做了大大都广告人想做的事

除了@Rust 对食物要求很苛刻之外,此外两个只要根本的饮食必要,但好歹还是分好歹的。

有人带来了酒,有人带来了蛋糕,还有人抱了个小孩,好几个人走进来的时候,都轻声地问了句“是小Team吗”,感觉这句话像是一个接头暗记;

在去年双十一之前,我们做了几年的品牌效劳(指新品牌的建设、成熟品牌的优化晋级和梳理),但在更早之前,我们还是做广告的。这中间的感受的确很巧妙。

但我们真的没有职位上的层级,关于职位的规范可参照东东枪说的:能把案牍写好的叫案牍;相熟包含本人职位在内的其他创意技能,可以产出完好可行的创意内容的,叫创意;能从商业、品牌流传角度思考问题,并用创意内容处置惩罚惩罚商业问题实现流传目的的,叫广告人。哎,不过最后都要听吼吼宋的。烦。


4月8号属于 刚 学 会 做 饭 ,什 么 都 想 做 做 看 的人

有了几年品牌效劳经历后再做流传,诚恳讲,我们看得更深刻了。互联网品牌多数年轻,即便品牌方很相熟这个领域的玩法,但恍如总有些东西没有打通,没法子省力。而有了之前的经历,我们比较能够更素质地看到问题的源头,用更精确的了解去发明更有效的内容。否则互联网速度那么快,我们3个人哪赶得上。

分享正式初步之前,@Rust 让大家挨个做自我介绍,然后他用本人的冷笑话给大家暖场子。

所以一切问题最终都回归到了角色自身能否合格的问题,是不是一个文明的搭客一个有本色的食客,这是我们享受效劳时必需拎分明的事。

蒙受发问的对象来自一家目前可能是中国最小的广告公司——小Team

那场分享会总共去了35个人,依照@吼吼宋 后来给我走漏的信息,参加的素未谋面的人应该比3年前他们在广州那场分享会的人数要多,至少要多出1个。

分享会没有特定的主题,但有一个小门槛,那就是参加的每个人必需交44块钱,定这个数目只是因为44和AA长得比较像;

写在前面的话:

这是[广告案牍]发问方案的第16期。

小 Team 这 3 个人,做了大大都广告人想做的事

作者:二毛

里面有3篇文章我觉得尤其值得一读


小 Team 这 3 个人,做了大大都广告人想做的事

10、假如你们招人的话,除了脸以外,你们还垂青对方身上哪些品质?还有,只会陪视觉法人喝酒可以进么?

小Team:

一篇《MGGM,一件卖给大人的衣服》

小 Team 这 3 个人,做了大大都广告人想做的事


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不成以。酒很贵的,我们本人喝都已经累赘很重了。

你不是也经常跟你的读者撕逼吗,还要我们夸他们干嘛。但夸你还是可以的:二毛挺好的。你不会发布时把这道题删掉吧。

@吼吼宋 的分享环节,我如今能够想起的画面则是她讲着讲着忽然停下来,喃喃自语来了句:“我来想一下这两页之间的PPT该怎么衔接下去哈。”

之后在上周日,他们在上海的新办公室弄了个AA分享会,我也溜去现场感受了下。


好了,啰嗦完结,下面是发问的正题局部,一共13个问题,你可以随便感受下。

小 Team 这 3 个人,做了大大都广告人想做的事

现场没有安排专门的人收钱,后来大家临时面对面建了个微信群用红包的方式交入场费,站在一旁的@吼吼宋 嘟囔了句“原来微信这么先进啊”;

我们都不分彼此了还谈什么职位分工,童稚。好啦,其实我们是有分工的,就是设想和案牍,@Rust 是设想,@140字 和@吼吼宋 是案牍。

小 Team 这 3 个人,做了大大都广告人想做的事

小 Team 这 3 个人,做了大大都广告人想做的事

小Team假如永远只是我们3个人,那几乎就是一个诅咒。我们惟一担忧的事情就是招不到大高个。句句属实。

2、目前3个人的职位分工是怎么样的?谁负责被本人人虐?谁负责被客户虐?谁最具有攻击性?谁最离不开谁?

小Team:


他们的作品看上去都很有灵性,但暗地里的考虑,几乎沉着到冷酷。

二是我本人也有点担忧,和有灵气又有鬼马精力的人对话,会一不小心被对方停止智力上的碾压。

脸?我们素来不看脸,只看那个人的穿衣格调跟我们搭不搭,走出去像不像一路人。

一是因为我下意识觉得这个其时由@吼吼宋、@Rust、@140字 3个人组成的小团伙,不太能蒙受我这种故作正经的发问方式。

4月12号属于 化 妆 讲 究 ,卸 妆 更 讲 究 的人

4月21号属于 有 时 间 就 带 饭 ,没 时 间 就 带 水 果 的人

小 Team 这 3 个人,做了大大都广告人想做的事

@140字 作为案牍则没有讲案牍,而是分享了她曾经最胆怯的一件事——提案。

最后,可以说

能够从里面完好地看到一个案子的逻辑推导过程

后来就不停到如今了。


路过的可以上去喝两杯

这是小Team在上海的办公地点

基于之前的工作经历,那个时候的我们其实很分明广告就是一个团队作业,没意思的作业常有,有意思的人罕见,只要和有意思的人一起作业,你才会不倦怠地去发明好玩的答案。

小 Team 这 3 个人,做了大大都广告人想做的事


后来我在回杭州的火车上不停在想一件事:假如我本人来做一场分享会,是不是也可以做得这样随便又有温度,像是一些早就认识但从未见过面的那种朋友间的一场聚会那样,大家乘兴而来,兴尽则归。

上一篇:浅谈企业宣传工作现状与改进对策

下一篇:没有了